pc蛋蛋幸运28qq大群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鄉村電影
發布時間:2019-04-16 14:07:22

在我的記憶里,從小到大最奢華的享受就是看電影,從童年到少年,電影始終如影隨行。什么時候第一次看電影,第一次看的什么電影,都記憶模糊了,但電影留給我的快樂卻猶如一棵樹,早已根植于我斑駁的記憶中。

那時,農村文化生活單調、貧乏。一個鄉(當時叫公社)只有一支電影放映隊,兩名放映員在全鄉各村輪回放電影。一旦輪到放電影,村里的高音喇叭就會廣而告之:“社員同志們,今晚公社放映隊來我大隊放電影,影片是……”

放電影的消息給村里“炸”開了鍋。家家孩童首當其中,太陽升到一竿子高,就紛紛背著凳子往曬坦或村頭稍大一個空地處涌,為爭得場子中央的好位置,你不讓我,我不讓你,爭得面紅耳赤。白天的時光在焦灼的等待中過得很慢,眼睛看著太陽一寸一寸地挪動,唯一只盼著電影放映員快點來,此時,只覺得天黑是多好的事。

好不容易太陽掉窩了,放映員在場地上豎起兩根桿子,上邊再橫一根,使之成為一個“門”字形,然后,將銀幕用繩子拉緊、拴牢,安好喇叭,再到桌子上擺弄電影機……

炊煙尚未散盡,雞鴨正蹣跚入籠,暮色漸漸降臨,鄉村路上一掃平日里的寧靜。姑娘小伙們都刻意妝扮了一番,雖然是衣著樸實,卻也明里暗里較著勁,展示自己青春靚麗的風采。盡管勞作了一天,臉上卻看不出一絲倦意,大家興奮地嘰嘰呱呱,相互揶揄打趣,放縱無拘的笑鬧把路邊人家的狗都懾住了,嚇得只敢躲得遠遠地吼叫。

天快擦黑的時候,四面八方涌來的人流,匯集到了電影場上,成了人山人海。飛蛾也奮不顧身地在亮得刺眼的放映燈周圍出盡風頭,調試光柱的銀幕上閃過姿勢各異的人影、手影,將看電影的氣氛搗鼓得越來越濃烈。

鄰村的也來了,趕集一般,場子里人頭攢動,認親戚,找位置,“嗡嗡”的一片,場面蔚為壯觀。找不到凳子的,就爬到矮墻上,調皮的小孩還爬到樹枝上或到銀幕后看“反電影”。

放映員趁調光和倒片子的時間,用唱片機播放歌曲,響徹全村。終于,電影開始了。一般先放《農業科技片》,人群馬上安靜下來,驚奇地看著秧苗為何一眨眼功夫長高一大截,又突然在收割稻子了?也太神了吧!觀眾里有人說,這是“快鏡頭”,眾人皆贊許。

紀錄片一完,正片就開始了,大多是精彩的戰斗片,好人壞人一眼立判。引人入勝的電影,百看不厭,還記得《地道戰》曾在村里先后放過好幾回了,那些“老片子”,一些經典臺詞在電影放映時人們還會與電影中同步脫口而出,即使如此,人們對電影的熱衷還是激情不減。那時的電影總離不開那些“老片子”,如《地雷戰》《南征北戰》《平原游擊隊》《英雄兒女》等,有的片子雖然都看過幾遍,但觀眾仍然是忠心耿耿地從頭看到尾,不看到“劇終”或是“再見”,不肯輕易離去。那個時代,大伙特別容易動感情的電影,要算《白毛女》了,喜兒的遭遇讓有的觀眾哭得稀里嘩啦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看《畫皮》,鄉村本來就是滋生鬼故事的地方,鬼故事是人們茶余飯后擺談得最多的話題。整場電影,我就沒正眼看過,基本上是閉著眼睛或透過指縫撿到一點情節。

電影放完時,夜色已深。有人還依戀地看著銀幕上的“演員表”;有人邊回家邊打聽下一次將在哪個村放映,準備再去做看客,即使重復看同部電影也樂意。回家的路上,大家都還沒從電影的情節中走出來,將所有的感想又從腦海中反芻出來細細地嚼上一遍,七嘴八舌,你爭我辯,把剛才電影惹出的愛和恨、情與仇全部傾吐給包容而又溫柔的夜色。

那是一個豈可或忘的純真年代!  (章建勝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pc蛋蛋幸运28qq大群 时时彩中奖助手手机版 11选五5开奖湖北 重庆时时彩经验分享 陕西彩票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舟山市飞鱼开奖结果 pk10人工计划下载 广东好彩1 篮彩单关 青海体彩11选5开奖 龙江福彩p62走势图